烟|1.4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07:12

“是啊!”郭子低着头说,“你有这样的条件,你就可以争取更好的!”

其实军训是一个很有意思的,我会在后面讲到。这里咱先从时间上做一次立定跳远,跳到哪儿呢?跳到“机械院材料系新生见面暨军训动员会”。

那会儿军训已经进行六七天了,113从6个人增加到7个人,最后又减到6个人,那个龙子始终没有来,应该比伟子更不满意古都大学吧!对于这种现象,我想说的很多,而且我的立场不是很确定,因为这种事情很难说清楚是对是错。

“为啥人家军人穿迷彩那么好看,咱穿迷彩那么别扭呢?”太子老是喜欢说这样的话题,“是咱身板不好,还是我们这衣服质量有问题呢?”

当然还有科举制度。我不知道科举制度是怎么产生和发展演变的,但是我敢肯定的是,高考就是科考制度的衍生物。中国人喜欢钱财,更喜欢名利,所以在现代人的思维里头,“功名”还是很重要的,所以都很重视高考,而且高考很大程度的刺激了出版行业的发展。我还觉得高考一定程度上还促使教育产业化。尽管韩寒说“中国的应试教育是穿着棉袄洗澡”,但是中国人愿意那么做,谁都没有办法的。在历史的潮流下,你可以选择抗议,但是你的抗议是否会起作用呢?很难说!我不反对应试教育,因为我想不出啥制度可以更好的发挥它一直在发挥的作用。我也不迷信应试教育,因为好多成功人士并不是靠考试来成功的。

    “我要声明两点啊!”木子静静地说,“第一,‘老子’不是脏话!第二,我是重庆人,不是四川人!希望大家有点儿常识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太子先发话了,“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。我们现在心里都很矛盾,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像你那样做出果断的决定,其实对于你来说是好事儿,你明年可以考到更好的学校……再说了,现在通讯那么发达,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,但是我们还可以保持联系的!这个肯定没有问题的!”

“老子也复读了一年才考上的!”王子大声说,“主要我也是和郭子一样,以为是搞纳米材料这样的高科技才报这个专业的!”

可能大家多少都有太子类似的想法,所以大家都沉默了……

“我给你们讲!”木子笑着说,“老子报专业的时候,连想都没想!我觉得应该是物理方面的!老子高中英语不行,数学一般般,语文一般般,化学不行,生物也不咋样,还就是物理还可以!而且老子特喜欢物理,正好老子碰到了,而且这个学校的分数线还不高!老子就报了!烧电焊就烧电焊呗!只要将来能挣到钱就行!”

“其实,古都大学不是很烂的啦!”伟子说,“只是我对这个专业没有兴趣,还有就是你们知道的啦,这边的饭菜我也是非常不习惯的啦!其实你们如果不打算退学的话呢,应该好好学。上大学还是很不容易的,不管是城里的还是农村的,都一样的啦!以后,我会经常联系你们的,还有就是有机会的话,你们可以去上海玩,虽然只呆了这么几天呢,我还是把你们当成好朋友的啦!”

其他人都笑了,连太子自己也笑了!

但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希望大家能理解年轻人的看法。我们不怕您对我们的看法有看法,就怕您的做法老让我们有看法。

“我不想和你比!”君子应该是不确定他到底比浪子高呢还是矮,所以选择不比。主要是以第三方的角度来看,用目测确实是无法判断出谁高谁矮。所以他俩关于身高的争论,最后成了113点击率最高的话题。

不管对于高考和大学有怎样的看法,生活还在继续,那么我就有更有意义的故事来讲述,所以我不再纠缠这些说不清楚的个人看法,对于同样的事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同于别人的看法,但愿每个人的想法都是对的。

“烧电焊就烧电焊嘛!”太子把帽子往床上一甩,“还取一个那么好听的名字——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!他妈的,把人都给搞糊涂了!我要是知道是烧电焊的,我就不会对我高三班主任感恩戴德了!”

而且有好多问题真的让人想不通,比如说专业设置和高三复读这些问题。专业的名字根本没有办法让人明白这个专业到底学什么的。或者说,有些人对这些方面的了解太少造成的。但上海,应该是信息很发达的,伟子都没办法了解到这些信息,何况太子他们那种穷困闭塞的农村呢?还有就是复读,其实上大学只是一条路而已,那些人考上之后,觉得不满意就继续复读,这好像无可厚非,其实不是的,他们的放弃浪费了别人非常想得到机会,还浪费了大学的办学资源,在113,8个人的宿舍只住了6个人就是一个实例。

“啊??”这个声音不是很大,但是音拖得很长。

伟子是在跟家人都商量好了才跟其他人说的,本来大家只是气愤,还没有想到要退学,但是伟子那么一提,大伙儿心里开始毛糙了。尤其是太子,在他们那个穷山沟沟里头,大学生是多么的金贵,烧电焊是多么的平常甚至被人瞧不起,如果村里人知道他上大学竟然学的是烧电焊……天啊!他还怎么混啊……你说退学吧?也不现实啊,家里人不会愿意的,绝对不会愿意的……将就着混吧?最后害的人还是自己啊……到时候可能真是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啦……

“你们这些人真是的,烧电焊咋了?啊,嘿嘿嘿!烧电焊咋了?”木子笑了,很明显他也不满,但是没有其他人那么激愤而已,“你们说啊!烧电焊那里不好?主任不都说了吗?月薪一万以上啊!你们还嫌少啊?真是的!”

高考,这种选拔人才的方法虽然有着一些问题,但是在中国,现下根本没有跟合适的制度来取代它。《百家讲坛》上,有位老师讲过,中国其实有“五大发明”,除了造纸、火药等大家熟悉的四大发明之外,第五大发明就是“科考制度”,而且第五大发明比前四大发明对中国社会的进步做出的贡献更大!我虽然不管是历史还是科学,都是门外汉,但是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对的。火药发明之后,中国有了爆竹烟花,外国做成了枪支炮弹,最后把中国从封建社会打成了半殖民地国家。外国人是怎么找到中国的呢?考的就是另外一大发明——指南针!再想想那些不平等条约,用的应该都是纸吧,那么造纸术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。这样来讲的话,就是印刷术还是值得咱们骄傲的。

见了校领导再见院系领导,那种向往和钦慕的情愫不知不觉就少了。主持见面会的是他们的辅导员,一个处在更年期前期的男老师,姓袁,我暂且称他“袁导”,希望大家不要联想到武打戏的大导演袁和平,因为他们之间是没有任何关系的,至于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,我不敢断言。

“其实……我觉得我们几个挺有缘的!我们也玩的挺开心的啦!”伟子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这种比较复杂的感情真的很难说清楚,但是让男生能流出泪来的纠葛,应该是有一定份量的。

哈哈哈……

最后,很快就把退学的相关手续办好了,但是学校只退了一部分钱。伟子当然是不在乎那么点儿钱的。所以就买了火车票,收拾完,在113所有的成员送别下,回家继续奋斗去了。

“论脸相,他长得比较喜气,都说人如其名,我觉得他应该是木子!”太子每次说话喜欢拐弯儿抹角儿,“但是论体形,应该是龙子!在我的印象里,叫龙的人都是比较胖的!”

“我们都……”浪子也有些伤感起来,“我们都是明白的!你要走的话,尽快办理一些手续吧!应该是挺麻烦的。如果有啥要帮忙的话,可以叫上我们!”

“哎呀!”郭子说,“这个问题比较麻烦了!”

但是好像其他人已经不再那么关心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,因为接下来的军训,是一个据说很有挑战性的过程。而且那个迷彩服真的很难看,还有那个军鞋,真是不忍心穿上它!

“得了吧!”木子的声音比较响也比较亮,“为什么会有国统区和解放区呢?还不都是有人挑拨吗?你说如果苏联不支持共产党,共产党会有那么厉害吗?如果没有美国和英国这些人支持老蒋,他敢那么嚣张吗?如果不是小日本侵略咱中国,共产党会崛起的那么快,国民党会溃败的那么利索吗?就是你们这些挑事儿的人,非要把中国人挑成两派!还幸灾乐祸!”

就在大家都笑得最开心的时候,木子来了!进门放了东西,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,他就风风火火出去了,应该是还有啥事儿没办完。

“我说你不要张口一个老子,闭口一个老子行不行?”浪子说,“我知道你们四川人是这个语言习惯,但是我们听不惯!”

“那当然!那是我专门挑的选的!再说了,来西安这么大的城市,怎么也得弄套像样的衣服穿啊!”太子还以为浪子真的是在夸他,还有点儿得意,“我家那边有这么一句话!用普通话说出来就没味儿了!但意思是说啊,这衣服没有帅哥来穿还有帅哥在看的嘛!所以见人的时候,一定要穿好一点儿。当然这么说,主要是因为我们那边的人,比较低调!就像我这样的!”

“大家可能还有一个误区!焊接不是烧电焊,不是像你们平时见到的那样。当然那也是焊接,其实焊接是一门科学,一门很有意思的科学。最形象的比喻就是……裁缝!裁缝大家都很清楚,没有裁缝就没有那么多好看的、五颜六色的衣服;没有焊接就没有重工业以及生活中各种各样的机器和设备。毕业之后,咱干什么呢?学焊接当然大多数搞焊接,这是肯定的。只要是重工业,都会要咱这个专业,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。我给大家举一个实例,大家都知道西气东输,现场施工的焊工,最高工资可以达到一万以上……恩,我说的是月薪!”

“你们搞清楚啊!”浪子大声的、手舞足蹈地说,“我们不是苏联,也不是美英帝国,我们是中国人!”

“我觉得,作为党外的中国人,我们当然希望你们同穿一条裤子,就像你俩一样,但是你们国民党和共产党能做到吗?有外敌的时候,你们可以一致对外,但是外敌一走,你们马上就是你死我活!这受苦的是谁啊?还不是我们这些党外人士?是你们自己舍不得自己那点儿利益,还要怪罪外人挑拨,你没听过外因是通过内因来发挥作用的吗?”

“你那又是啥逻辑啊?”王子笑了,他可能觉得太子的话很荒唐,但是我倒是觉得,人如其名有的时候是有道理的。我也不用啥例子来证明我的观点了,这些东西只是观念问题,没有对错的,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。

“我说你这人有没有立场的概念啊?”木子本来可以幸灾乐祸一下,这也是可能是太子想看到的,但是木子,似乎比稍稍丢了点儿面子的王子更气愤。

“哎!”王子激动了,“就是的!坐山观虎斗,想坐收渔翁之利!”

“君子啊!”浪子拍拍君子的肩膀,摇头晃脑地说,“你是没看见当时太子来的时候那打扮!……我跟你说,在你们那儿,那是啥形象我不知道,但是在我们家那边儿……绝对是流氓形象!”

“就是嘛!”郭子睁大眼睛说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!有延安精神作支撑,有延安的窑洞为后盾!你国民党打不过的!有美英咋了?小日本咱都拿红缨枪给撵走了,还怕你躲在后面放黑枪的美英吗?要搞清楚!”

“就是啊!”太子接住话茬说,“这国统区和解放区当然不能放一块儿了!这可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啊!确实比较麻烦啊!我们最好不要掺和!”

“啥样子吗?”郭子问完,还打量了太子一番,“别的我不知道,反正他这个发型,绝对像流氓!”

“就是啊!烧电焊还要学吗?”君子叹了一口气,“就算要学,也没必要千辛万苦高考,到大学来学嘛!唉……真是的!”

“你们说他是木子呢?还是龙子?”浪子问。

之后就是各连各排的教官进驻自己的队伍,再然后就开始训练。

“延安?”木子反应过来了,“你是延安人噻?”

“鸟拉屎说明我们那儿土地肥沃,而且环境好、水土好!一方水土养一方人!咱不管鸟拉屎能咋地,至少可以说明我们安康的人比某些地方的人好!”太子自然是要辩解的,因为问题的争论点从‘国—共’转换到‘延安—安康’,“就像我这样的,对吧?外人一看就知道安康的水土肯定好!一看你郭子……”

“那咱就比比!”说着浪子就要跟君子比个高低。

“其实我也觉得那么穿很别扭!但是你们别笑!我平时还不是这么穿的,这是我来西安,我家里人专门给我买的!说是怕穿老土了,你们这些人瞧不起我!”太子笑完之后解释道,“还有我的发型,虽然是长了点儿,我说出来怕你们不信,我真的是来西安前一天,专门剪过的!这已经不能算是很长了!”

哈哈……

“他的意思是说他比你高!”王子提醒君子。

“我操!”郭子率先开腔儿,“我还以为咱专业是搞那种高分子材料呢,搞了半天是烧电焊的!我的失误啊!”

“同学们,首先对你们报考我们古都大学机械学院材料系表示感谢和欢迎,同时也对你们考上大学表示祝贺!我们机械院是个大院,但是咱材料系是个小系!我们只有两个专业8个班,200人左右。大家可谓是来自五湖四海,但是今天大家都身着戎装,虽然脸上多少还有一些中学时的稚嫩和迷惑,但是军训之后你们会发生一些比较大的变化,因为大学跟中学有着本质性的不同。当然,大学毕业时你们会发现你们的变化更大,这就是后话了……”系主任的普通话似乎有很重的东北味儿,其实他是南方人,“我们学校和我们学院的情况,前面的领导都说的很详细了,我在这里就讲讲咱系、咱专业。首先就是说一下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这个专业。前几年一直有这样的问题,就是看咱这名字,不知道是学啥的,将来能干啥,其实很简单,咱学的就是焊接!”

“你还低调吗?”君子发话了,“我怎么觉得不像啊?那天,在足球场那儿!你给我们班那几个女生吹得热火朝天的!你那叫低调吗?”

“不过就是觉得辛辛苦苦高考……”王子忧郁地说,“现在觉得有点儿亏!”

“中国人咋了?”木子反问。

主持人的作用很重要,那是大场合上,比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。但是见面会上主持人是不可少但是可以忽略的。最重要的是各级领导、各个部门负责人的讲话。尤其是系主任的讲话,吓坏了好多人——

“他就那人!”君子不在乎地看了浪子一眼,“事实摆在这儿了!还用我说啥吗?我相信广大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!”

“别人的身板儿我不敢说!”浪子说,“你的身板绝对不适合穿迷彩!你倒是挺适合穿你来的时候穿的那套衣服的!”

“啊??”这次声音比较大,但是很干脆。这里面有感慨、有惊讶、也有起哄和疑惑。

当113从6个人变成7个人的时候,军训也真正的开始了。教官已经列队进校了,那些人很帅,女生和男生都认可,但是男生一般不会说出来。但是看到的是军装和体形,人最重要的是脸和心,所以对于教官他们没有太多的想法。他们大都在高中时军训过,对于军训没有太多的新鲜感,也没有太多的担心。他们都相信,军人也是人,而且军训只是一个体验的过程,大家毕竟只是学生。

首先是开动员大会,这是常规。穿着迷彩服,在校园里,一看就知道是大一新生。动员会是一个形式性的活动,所以没有什么可说的,对于浪子他们来说,最有意义的是见了学校的大领导,还听了大领导对古都大学的介绍和对他们的几点期望,还有军训时必须注意的问题。还有就是对所有参训的人,按军队的标准进行了队伍编制,最高领导是“团”,113所有人都分在四营四连一排,连长兼排长叫金刚。

“安康人就这样!”郭子说,“没有主义,也没有立场!”

“但是我发现了一点儿!他的个子也不高!”浪子笑着说。

这里的“辅导员”才是袁导。

“亏啥啊?”木子不以为然地说,“老子还是复读了一年才考上的,要说亏,你们谁比老子亏!?”

后面当然大都是逞口舌之利的抬杠,没有啥好说的。一直没有说话的伟子,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举动——打电话回家,和父母商量退学!

大家又都笑了……

“那好啊!你就不是咱113最矮的了!”郭子拍拍浪子的头说。

“啥嘛!”太子争辩道,“有那么帅的流氓吗?我们那边,我这种打扮的人,至少是一个乡长级别的!你们的审美眼光……我觉得有点儿问题!”

“革命老区的!”郭子很自得。

“我们重庆嫌四川穷,早就独立出来了!”木子笑着说。

“谁说延安是鸟不拉屎的地方?你去过?”郭子驳斥太子,“不知道就不要胡说!按你那么说,安康就是鸟拉屎的地方了?”

这个袁导我应该好好介绍一下。

“给我滚!”浪子推开郭子的手,“我本来就不是咱113最矮的,行不行?”

“人家四川要你吗?”太子看着木子说。

“而且后面那个可能性更大一些!”郭子补充说。

哈哈……

“人家看得上你们四川吗?”太子又回头看着王子说。

“啥子嘛!”王子有意见了,“你们不听话,不好好弄!我们不要你们了才对!”

“就是啊!”郭子说,“你穿就像流氓!”

“就是!”王子也应和说,“都是中国人咋了?”

“你们好!”还是木子自己再次回来打破了因为身高问题造成的短时间的寂静,“我是木子,重庆的!火车那个啥……晚点!刚来!”

后面的争论自然会更激烈,但是我所关注的不是他们到底说些什么,而是他们在干些什么,他们的争论,说到底很大部分是抬杠!其实抬杠时候的话不能代表当事人真正想法,所以有人感慨——人嘴两张皮,说啥都可以!

“我们那边也没有这么穿的年轻人!”伟子说,“太子说的没错!我们那边领导都会那么穿!但是不代表那么穿你就像领导啊!对吧!”

“那只是我的感觉而已!”浪子说,“反正你以后尽量不要那么穿,别人要么把你当成官儿,要么就把你当成流氓……”

大家都笑了……

“就是!”王子笑着应和。

“重庆好像是属于四川的哦!”浪子说。

“一看你,就是个流氓!”郭子说完就带头笑了。

“就是啊!”太子也说,“同样是四川人,差别咋那么大呢?你看看王子,不说四川话,更不说脏话!好好学学!”

我前面说了,系主任讲话吓坏了好多人,所以咱先看看113的反应,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——

“你们知道当初为什么老毛要去延安吗?”太子提出了新问题,“就是因为延安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!国民党在那儿的力量薄弱,而且哪里的农民比较老实。最重要的是那边,除了泥巴就是石头,连个标志物都没有!国民党的侦察兵都没法向大军上报准确位置,咋打呢?所以胡宗南去了的时候,老毛早走了!”

因为好多人都了解,在大学里头,辅导员是很重要的。直接和学生打交道的是他,能直接和领导打交道的还是他,最了解学生情况的是他,最能解决学生生活、学习上的问题还是他……“他”是辅导员,但“他”不是袁导。因为在军训第一次见面的开场白,浪子和所有人都听明白了——“大学四年,辅导员是跟你们打交道最多的,大家互相配合就啥都好说,要是谁和辅导员搞不好关系,他大学四年就不会好过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